您現在的位置 >> 首頁 >> 校園文學

花會再開

作者:王小優     供稿單位:校報記者團      發佈時間:2020-09-14     瀏覽次數:



從保定東站到學校,我一直抱着書包,看向窗外。

坦白地講,雖然已經是大二的學生了,但對於一路上的風景,我還是覺得很陌生。

——直到我看到那座橋。

那座學校北門前的橋。

我才終於確定,我回來了。

車拐了個彎,停在校門前。一切都是熟悉的樣子,像是彷徨不安的遊子回到故鄉後,看到了和記憶中絲毫不差的家門。

呼吸一下子安靜了下來,長途旅行之後的疲憊消失無蹤。從一個熟悉的地方到另一個熟悉的地方,且這個地方還有你熟悉的人們,這種感覺是不會叫人疲倦的,相反地,會是一種抵達的安定。我知道,它一直在等我們回來。

進校時,檢查證件的老師剛好是我們的輔導員,他熟悉的聲音和笑眼,又為這次歸來添了一分親切。我們和華電,是雙向的想念,是單程的奔赴,是始終如一的等待,是終於在眼前的團聚。

經歷了八個月的分別,我本以為自己會遺忘了很多東西。但,一踏進校門,記憶就裹挾了我,填充着每個本應模糊了的細節。這裏的每條路、每個路燈,三餐、操場,和宿舍裏的歡聲笑語,都深深地刻在了我的記憶裏。所有感官都在熟悉的場景中一同被喚醒,廣播裏放着校歌,我輕聲地跟着唱了起來。這是華電的味道。這是我們的校園。這是,我們最美好的青春年華。

説實話,在返校前,我一直有點擔憂返校後的生活問題。但待了幾天之後,我已經完全放下心來了——對於我來説,那些擔心的事情都沒有發生。華電還是之前的那個華電,包括吃、住、洗澡等在內,我並不覺得比之前麻煩了多少。預約和戴口罩這種在疫情期間必要的舉措,我們也完全習以為常了。

在返校的第二天,我就有一種似乎已經在學校生活了很久的錯覺。那分別的八個月,並未給我帶來一絲疏離感,在華電的生活,彷彿就在昨天。好像,我們從沒離開過。其實對於我來説,跟華電分別的時間都比待在這裏的時間長,但當我回來時,幾乎完全沒有任何適應期。

我們很放鬆地走在校園裏,路過一朵雲、一棵樹、一堆落葉。

我還是習慣在飯後跟舍友去地下超市溜達一圈,買瓶酸奶或者檸檬茶。

我還是會踩着廣播裏音樂的節奏走回宿舍,並隱隱覺得自己是一顆會在未來冉冉升起的廣場舞之星。

我對這裏的每一條路都爛熟於心。

這是我很喜歡的地方。

這裏有我接下來三年的喜怒哀樂。

我已歸來,別無所求。

只想看看華電的春天,看看曾在一片靜寂中,怒放的那些花。

而我知道我一定能如願以償。

即使曾經錯過了,春天也會再來。

一如我們和華電。


版權所有:黨委宣傳部、新聞中心 推薦在IE8下瀏覽網頁